<noframes id="r91rp"><del id="r91rp"><ruby id="r91rp"></ruby></del><pre id="r91rp"><ruby id="r91rp"></ruby></pre>

    <pre id="r91rp"></pre>
        <pre id="r91rp"></pre>
        <pre id="r91rp"></pre>
          <pre id="r91rp"></pre>
            <ruby id="r91rp"></ruby>
            <pre id="r91rp"></pre>

            您的位置

            失聰 2/3聾兒因貧“失聲”


              一群特殊的孩子

              “娃娃白又胖,冬天坐地上;不怕刮大風,就怕曬太陽……”當記者走進吉林省聾兒康復中心時,被這含混不清的兒歌聲深深吸引了。

              輕輕的,記者敲了敲吉林省聾兒康復中心康復訓練一班的門,給記者開門的是一個小女孩。水靈靈的大眼睛、紅彤彤的小臉蛋……若不加留意,不會發現她與普通孩子有什么不同,但掛在她耳朵上的助聽器卻告訴記者這樣一個事實———這是一名正在這里接受康復訓練的聾兒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小女孩叫婷婷。在老師的教導下,婷婷和她的兩個同學用不太清晰的聲音向記者問了聲“叔叔好”。據婷婷的老師介紹,婷婷今年三歲半,來中心接受康復訓練已經一年多了?,F在,在助聽器的幫助下,婷婷基本能聽得到聲音,并且可以進行簡單的對話。剛剛正是她自己聽到敲門的聲音后,主動去開門的?!叭绻佥o以兩年的康復訓練,婷婷就可以和其他正常的小朋友一起去幼兒園學習了。要知道,剛來時婷婷的嗓子里發出的只是哭聲和笑聲?!?/P>

              “婷婷,給叔叔背一首《憫農》吧!”在老師的要求下,婷婷把一雙小手背在了身后,煞有介事地逐字逐句背誦著這首早已爛熟于心、但并不爛熟于嘴的詩———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……“婷婷,你真棒。來,大家給婷婷鼓個掌吧!”在老師的號召下,記者和婷婷的同學一起為眼前的這個小女孩鼓起了掌。

              一群極具愛心的老師

              初到中心時一句小朋友的問候———“阿姨好”,徹底改變了她的想法,聾兒康復訓練教師這一神圣的職業也深深地吸引了她……

              聾兒康復訓練是一項極具愛心的事業,工作在吉林省聾兒康復中心的18位教師,更是把全部的心血傾注到了這一公益事業上。正因有了他們的關愛,才有了聾兒康復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她對聾兒比對自己孩子還耐心

              劉斌是吉林省聾兒康復中心的一位普通教師,從1990年開始,她下定決心把聾兒康復訓練作為自己一生的事業。從初到省聾兒康復中心的18歲少女,到現在的為人妻、為人母,劉斌16年來始終把聾兒當成自己的孩子,從未放棄過對任何一個聾兒的康復訓練。

              談及當時自己入行的經歷,劉老師說只是源于一句“阿姨好”。據介紹,她來省聾兒康復中心工作前,曾經有一次來到過這里。在她的印象中,聾兒康復中心的孩子應該是雙手比比劃劃,以夸張的表情和咿咿呀呀的模糊音節來“交流”的,但初到中心時一句小朋友的問候———“阿姨好”,徹底改變了她的想法,聾兒康復訓練教師這一神圣的職業也深深地吸引了她,從此她便踏上了這條無怨無悔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劉老師坦言,教導聾兒進行康復訓練是一項非常累心的工作,結婚后她也有了自己的孩子,但從未像對待聾兒這般耐心、細致,有時甚至自己孩子的一句提問,都會讓她沒理由地惱火一陣,丈夫也曾有些責怪地說她在家沒有在學校脾氣好。對于這一點,劉老師深深感到愧對自己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慢性咽炎成了她們的“職業病”

              趙崢老師是省聾兒康復中心教師隊伍中的一名“新兵”。剛剛工作不到一年的她,由于在工作中用嗓過度,已經患上了慢性咽炎,但開朗的她卻說這里的老師每人都患有咽炎,這是她們的“職業病”。

              省聾兒康復中心的副主任郭翠瑛說:“工作這么多年來,看著這些孩子在我們訓練下,終于可以開口說話、可以上正常學校的時候,我們感到非常開心,因為我們的付出,改變了他們今后的生活?!?/P>

              一串殘忍的數字

              我省新生聾兒的數量每年在300人左右,7歲以下適齡語言康復的聾兒有萬名左右,其中三分之二聾兒因家庭貧困不能進行康復訓練。

              據郭翠瑛介紹,其實人們常說的“十聾九啞”并不完全正確,“十聾”未必“九啞”。許多聾兒保留了殘余的聽力,發音器官也是完好的,如果能夠給他們及早配上助聽器或者植入人工耳蝸,再進行聽覺言語康復訓練,他們完全可以擺脫無聲世界,開口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700聾兒從這里走向有聲世界

              “自1985年吉林省聾兒康復中心建立以來,已經先后有近700名聾兒從這里獲得了開啟有聲世界大門的鑰匙,進入普小或普幼隨班就讀?,F在,他們有的已經和普通人一樣在高中、大學里讀書?!毖哉Z間,一絲微笑從郭翠瑛的嘴角流露出來。據了解,經過吉林省聾兒康復中心康復訓練結業后,能夠回歸主流社會的聾兒占到了72%。

              2/3聾兒因貧困永留無聲世界

              “雖然絕大多數聾兒是在康復后從我們這里走出去的,但也有一少部分是因為家庭經濟貧困不得不中途放棄康復治療的?!痹谡劦竭@一話題時,郭翠瑛的話語間夾雜著淡淡的哀愁?!币?,這些被迫中途放棄治療的孩子,很可能僅僅再需經過幾個月的康復訓練就能回歸主流社會了。但就是因為家里經濟條件不夠好,讓這些孩子的父母不得不忍痛放棄了還孩子一個有聲世界的機會,這是多么殘忍??!”

              據介紹,我省7歲以下適齡語言康復的聾兒有萬名左右,其中三分之二的聾兒處于貧困家庭。不但如此,由于一些原因的存在,我省新生聾兒的數量每年也在300人左右,而吉林省聾兒康復中心每年的康復訓練能力不到400人。

              “作為一個公益性事業單位,省聾兒康復中心對那些家庭特別貧困的聾兒培訓費用能減則減、能免則免,但即便這樣,每年仍會有約10名兒童被迫放棄康復訓練?!币粋€2000余元的助聽器,讓這些有望重新聽到聲音的孩子望而卻步;有了助聽器后一年4000余元的語言培訓費用,也使這些貧困家庭難以承受。而植入人工耳蝸甚至需要十幾萬元至二十幾萬元,這更使貧困家庭的聾兒康復成為奢望。

              記者感言  伸出關愛之手把他們拉出無聲世界

              這是一群特殊的孩子,因為身體某個部分、某個功能產生了障礙,導致他們聽不見一絲聲音。研究發現,大部分聾兒并不是全聾,配助聽器后一般都能達到能聽會說?!笆@九啞”已成為歷史,但這需要經濟基礎。在“國際殘疾人日”到來之際,我們真誠地希望您能伸出關愛之手,他們很可能從無聲世界走進有聲世界,享受到天籟之音。因為您的愛,聾兒無礙。

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13606027052 0592-2392135

            在線咨詢1:在線咨詢1

            在線咨詢2:在線咨詢2

            郵件:769729196@qq.com

            地址:廈門市思明區湖濱南路106-116號A13

            掃一掃,關注我們。
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